爱与玫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4818|回复: 1

那一场花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 08:49: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爱一个人,每一秒都是奢侈的。    和他在一起,时光在箭上。
    离开他,度日如年。
                               ——雪小禅
    塞北的夜,有几分暧昧的暖,微微地撩拨着天上那弯清月的心事。空旷,浩渺,寂寥,苍茫的间隙,有隐隐的尘世欢歌飘散在风中,牵引着若有若无的迷茫,予人以恍如隔世的虚妄。
    是谁的心底蓦然涌出滚烫的疼痛,将思念系在一个人独行的路上,热泪盈眶却又无处倾诉?是春天吗,是这个即将消逝的春天吗?
    塞北的春,定不是一位足够淡雅精致的女子吧,即使外在有几分淡泊的素,灵魂深处却常常盛开着满园的热烈——她明知唐风宋韵的美是属于眉如远黛、纤手香凝、莲步轻移的女子,而那些淡淡的愁,轻轻的吟,亦是她今生悟不出的清浅,只能在梦里水乡的远方婀娜。可是,她却想要一场寻觅了千年的爱情,用人间最寻常的芳菲来映衬,指尖拈花,文字为媒,在三生韶光都参不透的光阴里,凝住那些最美的瞬间。

































   
    在这场盛大的花事里,早早登台的便是杏花。
    林空色暝莺先到,春浅香寒蝶未游。在春天万紫千红的厚重底色上,杏花开得是那样势单力薄——春寒尚料峭着,积雪还未完全消融,时光的夜光杯里还盛着残冬的气息,而杏花便早早地在瘦了一季的褐色枝桠上绽开了片片粉白。
    她是如此不自知的女子,无视各路的妖娆和缤纷都将在今后的日子里一一粉墨登场,惊艳四方,而是自顾自跑出家门,听不见母亲在身后喊:“傻丫头,这么忙干什么,去约会也不知道打扮得漂亮点!”
    是啊,杏花就是这样匆忙,急急地跑去见远方而来的情郎,管它是否一眼惊心,豁出去了,豁出去了,只要见了他,心里便是满满的欣喜。
    唯有见了他,才能将光阴里的疼痛化成绕指柔,在尚且清冽的风中将粉白开得那么纯粹和肆无忌惮,彷佛用尽了一生的勇气,来演绎春天强悍的风情。
    或许是想见他的心一直太急切了吧,杏花没来得及在积尘缠绕的岁月里修炼出凝脂肌肤和翦水双眸,而只是在一路忐忑和恍惚中匆匆扑了一层白粉——这白浮在薄薄的花瓣上,将她内心羞涩的粉掩去了几分娇媚,平添了一丝慌乱,让人看了心底竟然生出微微的疼。
    澹然闲赏久,无以破妖娆。是不是这样的杏花,这样平平的姿色,注定与妖娆一词无关?
    可是,有谁知道,为了赶赴这场春天的盛宴,杏花已暗暗积蓄了一季的力量,在秋风吹落枝上最后一片叶子的那一刻,她便将春暖花开的梦想揣进了怀里,紧紧捂在胸口,用纤瘦的身体的温度来努力让幻梦成真。
    所以,千万不要漠视杏花,她虽然是在尘世烟火里步履急促的寻常女子,却也在这个春天里,开成了自己想要的模样。

   
    日暮风吹红满地,无人解惜为谁开。
    相较于杏花的白,桃花开得是有些讨好的艳了,那红来得是那样突然,彷佛一个不经意的转身,纤光浮现,那女子的脸颊上便飞上了两朵彤色的云彩。
    为什么呢,是春天越来越深,让心事都无法躲藏了吗?还是这场花事已不能再等,相思都压满枝头了,所以要努力地绽放出心中的热烈,哪怕被别人在背后指点,太妖娆呀太妖娆。
    承认吧,妖娆,粉面含羞,媚眼如丝,从里到外的红霞几乎要烧透塞北的上空,甚至连她的呼吸都那么粉艳,只因在心上人面前想打开,想怒放,想要演绎一场盛世的缠绵。
    人面桃花相映红,是多美的景致,霎时,天地之间都安静下来,只有两情脉脉,呢喃私语……亲爱的,我该如何爱你?那夜色中微微荡漾的清波是否还记得我们青梅竹马的往昔?我就是你邻家的小妹吧,笨笨的,会因为考试成绩不好而经常哭鼻子,更会因为想和你在一起玩而偷偷跟在你的身后……你就是我的邻家哥哥吧,懂事且聪明,从小到大你都是家人的骄傲和邻里夸赞的对象,你会经常扮鬼脸逗我开心,更会疼惜地揉着我的一头短发说:嗯,小傻瓜,我们都要好好地,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是了,桃花就是一位长相娇小的邻家姑娘,那么随处可见,不够孤傲不够大气,甚至还有几分期期艾艾,用低眉浅笑来掩饰自己骨子里的青涩。然而她却是那样决绝与不甘寂寞,一旦爱了,便恨不得与前尘往事做个了断,小小的花心里只放下他一个,他一个啊……他微微皱眉一下,她都会心疼不已,他轻轻叹息一声,她都会神思不安。她更想让他时时抱着,用宽厚的怀来温暖她,用缠绵的吻来迷醉她。
    所以,桃花一近身,便是无法抗拒的诱惑了,那个惹上桃花的他甘愿化为片片绿叶去簇拥她,保护她,一路牵手、缠绕、不离、不弃。
    桃花,是劫吗?
    那不谙世事的邻家女孩儿偏偏在此刻扮成风情的模样,在你已然尘埃落定的生命里突然出现,她不是不知你已淡然到笑对凡俗,她不是不知你已找好了梦想与现实的平衡,可她就是这样出现了,假装放肆,假装招摇,假装大咧咧地经得起任何伤害,你就放心地命犯桃花吧——这颠覆的美,这致命的诱,都在春天里铺天盖地了,无边,无际,没完,没了,你只需轻轻一瞥,她便欺身上前,你只需微微颔首,她便死心塌地。
    这样的桃花,你还跑得了吗,目之所及都是如此妖娆,而那沁人的香都侵入你梦里的空隙了,你又能如何呢?
    不如读懂桃花吧,在这样灿然的季节,她艳粉的外表下其实是一颗空灵的心,敏感,脆弱,却也痴情,坚定,她知道过了这一季极可能就不会有下一季的绽放,即使再开也不是今日这般的桃花了,所以,她如此用力地开着,一直开到心力交瘁,零落成泥。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是呀,桃花不说那些凄凉的话,她只是笑着问心上人:明年,你还会来吗?

   
    在他走的那一夜,千树万树的梨花开了。
    梨花应该素静的中年女子了,不似杏花般稚嫩匆忙,也不似桃花般妖娆缠绵,她只是在梦即将醒来的那一刻,做了一个绝色而深情的回眸。
    心里空荡荡的了,便花绽如雪,不沾染一丝一毫的杂质,彷佛把那些百转千回都一股脑地用最素白的文字呈现了,再没有力气去说出任何话语。
    只是,读到她的人,为何心里会生生地疼?
    寂寞空庭春欲晚。原来,梨花开了,春也就快尽了。
    这浅显的纯白,轻艳艳的,却也是忧伤的,在春日消退、夏花即将热烈绽放的逼仄里,千树雪,冰冷的芬芳,是否在轻唤皑皑冬雪覆盖下的某些因缘,某些回忆?
    那一季的冬寒,她不觉冷,她只是虔诚地用文字做绣针,在天清地远的月色里不断绣着自己想象中的爱情,也是绣着那些缤纷的梦想和期盼吧——而那雪,便是上天赐予的最华美的苏锦,任她飞针走线,一点点绣出了风轻云淡的春之约会……而今日,当成片成片的白再次映入眼帘,她又怎能不目眺远方,潸然泪下?
    那个春天,真的来过了吗?
    那个心上苦苦惦念的人,真的来过了吗?
    为什么在这妖艳夺目的素净里,一朵朵的绽放却显得那么孤单,一如傻傻的女子站在心上人住过的房间里,努力嗅着他留下来的残余气息,贪恋着他曾留给她的温暖,却已然心境苍凉?
    梨花满地不开门。
    梨花开了千年,也终究会落的,白得那样隆重和触目惊心,又怎不是为春天筹备了一场葬礼?只是这一场葬礼,太浪漫了,也太恍惚了……她分不清什么是梦什么是现实了,相见是梦,分离是梦,还是相见和分离本都是一场梦?
    一树梨花一溪月,不知今夜属何人。
    或许,这一场生死缠绵,只有她和春天知道。
    她要的,就是只有。
    她拒绝沾染万紫千红的色彩,绝不与众花分享这独自的白,哪怕被尘世的流言蜚语所吞没,在奔赴爱情的路上万劫不复。
    可是,梨花真的爱过了,爱过了,即使岁月还在一路奔走,并不肯为谁而停留,她却也明了自己要的是什么,不要的是什么了。
    就这样吧,一朵花,已然尽情开过。
    就这样吧,这一生,已然倾情爱过。

     塞北的春尽了,那一场花事也终究作别了天边的云彩。     明天,晴日会来,蔚蓝会来,喧嚣会来,夏雨会来,平静会来。     可是今夜,请让那些春天的花儿们恣意地流泪吧,那些甜蜜,那些忧伤,那些得到,那些失去,那些回忆,那些憧憬,那些陌生,那些熟悉,那些深爱,那些痴恨,那些剪不断,那些理还乱啊……     我终于明白      世间有一种思绪      无法用言语形容      粗犷而忧伤        回声的千结百绕      而守候的是      执着      一如月光下的高原      一抹淡淡痴痴的笑      笑那浮华落尽 月色如洗      笑那悄然而逝 飞花万盏      谁是那轻轻颤动的百合      在你的清辉下亘古不变      谁有那灼灼热烈的双眸      在你的颔首中攀援而上      遥远的忧伤      穿过千山万水      纵使高原上的风      吹不散      执着的背影      纵使清晨前的霜      融不化      心头的温热      你静守在月下      悄悄地来      悄悄地走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17-2-13 17:09:27 | 显示全部楼层
经验之谈,谢谢楼主了,请继续努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热线:15861712169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爱与玫瑰 ( QQ:564209006 )

GMT+8, 2018-7-16 22:28 , Processed in 0.09421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