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玫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312|回复: 1

我跑马拉松没戴卫生巾,关你何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9-19 09:55: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6岁的英国鼓手、哈佛毕业的印度裔女生基兰·甘地与朋友搭着肩,对着镜头微笑,在她橘色的裤子上,有一处令人难以忽视的深色块。为了舒适地跑完全程,处于经期的基兰决定在马拉松中不用卫生棉条任由经血流出。今年4月的伦敦马拉松赛跑之后,基兰·甘地的照片迅速在社交网络上传开。她的举动引发了广泛的讨论,有人为基兰欢呼,为她的勇气称赞,也有人指责她「恶心」、「不卫生」。在接受采访时,基兰认为社会对月经的建构都是基于厌女症。「我们处在一个男权社会,如果男人有月经,工作场所里的规则就会被重写。月经不再会是一种禁忌,它会成为社会的一个组成部分,让人们可以去公开谈论自己的月经。」面对争议,基兰·甘地站了出来,发表了一篇名为「为什么我要在经期参加伦敦马拉松并且不使用卫生棉条」的文章,讲述她的心路历程。

  接下来我想说说我的那次马拉松跑。在过去的几周里我因它受到了来自全球各地的关注。在那次马拉松赛跑中,我决定以一种自己最舒适的方式去完成26.2英里的挑战。但是,因为公众通常不会公开讨论这每个月一次的自然生理周期,所以我的决定震惊了很多人。

  在过去的一周中,全世界都在讨论这件事。在这场讨论中,人们对月经话题的忌讳及羞耻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就我所见,我们女性之所以不能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决定,是因为我们无法自如轻松地谈论自己的身体。而且,因为没有人愿意谈论它,所以在寻找如何更好地处理这件事情的道路上,人们放缓了前进的步伐。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我们只想出了三种可行的方法帮助女性应对「特殊时期」——卫生棉条、卫生巾和月经杯。我们没有自由谈论自己身体的权利,其他人甚至会用它来讽刺女性。

  在一些发展中国家中,女性因此受到的影响更大。社会告诉她们应该把月经隐藏起来,但她们清理月经的方式要么是无法持久,要么是无法负担。即便是使用布料来吸收血液,在她们上学和工作的地方也并不总是有能给她们进行清理的地方。所以,她们在特殊时期只能选择请假,以避免尴尬。

  在印度,10%的女孩认为月经是一种疾病,这是值得关注和忧虑的问题。根据AC尼尔森的研究报告,23%女孩会在到达青春期后辍学,尽管接受教育对于她们会有很重要的经济、健康和社会意义。

  然而,月经影响的不只是她们应享受的教育。许多印度女孩并没有被教导如何正确卫生地处理月经。根据线上平台 Menstrual Hygiene Day 的统计,在印度城市,43%-48%的女孩会使用可重复利用的布作为卫生巾,但这些布大都没有用干净的水和肥皂进行清洗,从而影响到生殖健康。在印度,70%的生殖疾病都是经期卫生不良引起的。在印度农村,由于负担不起安全卫生的生理用品,许多妇女甚至使用诸如旧抹布、谷皮、干树叶、草、炭灰、沙子和报纸等不卫生的材料来吸收自己的月经。

  在发展中国家中,如果女性持续缺席公共领域生活,她们会永远被置于一个经济劣势地位。如果因为禁忌使得提出创新方法的声音被压制,真正的改变就不会发生。

  但这样的时期将到此为止。我们这一代人有能力去将这个话题放到公众面前,使之不再是一种耻辱。所以,让我们为全世界的女性打开一个充满新的可能性的世界。



基兰·甘地

  1英里

  让血自由流出,只管跑

  在伦敦马拉松的前一晚,我来月经了,并且非常痛苦。这是我参加的第一场马拉松,我还能够记得我那时候有多么紧张。我花了一年的时间刻苦练习,但从来没有在经期训练过。

  我脑海里闪现了许多想法。在两腿之间塞着一团棉布跑26.2英里实在是太荒谬可笑了,而且摩擦也会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我知道我很幸运能够使用卫生用品,也很幸运身处在一个月经相对被视为平常的社会里。我当然可以为了参加这次的马拉松,牺牲自己的舒适默默地处理好它。

  但我接着想,如果有一个人,社会不能打断他并让他滚开,那就是马拉松运动员。你不可能让一个马拉松运动员中途停下清理自己,或者让他们优先考虑他人的舒适感。在马拉松的过程中,我可以选择我是否要在这种被认为是羞耻的情况下参与。

  我决定吃几片Midol(止痛药),希望我不会痛经,然后让血自由地流出,只管跑。

  马拉松自身就是一个有几百年历史的古老的象征行为。那么为什么我不把它作为一种手段,以吸引人们对于落后地区妇女卫生用品匮乏问题的关注,而不是将我的痉挛和疼痛隐藏起来假装它不存在呢?

  6英里

  它现在就在发生着,无处不在

  我和紧靠在我旁边的两位女性朋友一起参加马拉松。她们是Ana和Mere,之前都参加过马拉松。我以为我们很快会拉开距离,但到6英里的时候,她们依然和我在一起,就在我旁边。这鼓舞了我。

  当我跑的时候,我在心里想,男性和女性在进行社会交往的时候怎么可能假装经期的不存在呢。因为月经羞耻的观念,我们无法在世界上一半人口每月会共同经历的事情上达到联接。

  因为羞于启齿,我们在工作场所不能说出我们正在忍受的痛苦。女性与男性这样的差异应该被接受,但它们没有。因为人们对这一话题的沉默,使得女性认为她们不应该抱怨或者谈论自己的身体机能,因为没有人会关注。如果你对它视而不见,那别人可能就认为这「不是一个大问题」。那为什么把这件事情说出来很重要呢?因为它现在就在发生着,无处不在。

  所以我决定让它自由地流淌。

  9英里

  一场史诗级的比赛

  此时,这些想法已经在我的脑海中过了一遍,并且分析出我接下来有两种选择:

  (a)一个需要冷静下来的疯姑娘,去找一个该死的卫生棉条。(有人从我身后跑来,冲我做了一个恶心的表情,压低声音告诉我我来月经了。我的反应是「哇,我不知道!」)

  (b)一个解放自我的强势女性,爱着她的身体,正在参与一场马拉松,不想受任何形式的压迫。

  当我们已经跑了9英里的时候,我看到了我的父亲和兄弟,他们微笑着、大笑着为我欢呼。我尴尬地尝试着扯低我的衣服,恨不得它能盖到膝盖那里,以免让他们看到我正在流血。但当我接近他们的时候,我意识到他们只是想尖叫、拥抱、照相和一起庆祝。他们和我一起享受着当下,满满的都是爱。我意识到他们对我所尴尬的事情毫不在意。

  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加入了女权主义队伍。

  安娜的妈妈和姐姐也在那里,整场马拉松都尖叫着举着可爱的标识牌。她们的行为鼓舞了我,使我觉得自己参加了一场史诗级般的比赛。我们的家人让我们感到参与这次疯狂的马拉松的决定是正确的。

  13.1英里

  我爱上了周遭的一切

  已经跑了一半了。我们身边的人看上去都很痛苦和煎熬——有的人光着脚跑步,有的人边跑边高声唱歌,有的人背着18公斤的背包,甚至有一个人像耶稣一样背着巨大的木十字架。

  每个人都为自己的使命而奔跑着。突然,我觉得我在马拉松期间来月经完全没什么不合适。

  跑道上挤满了人。尽管我感到恍惚和疲惫,但每一个事物在我眼中都是那么美好,甚至是地上的水迹。我爱上了周遭的一切。

  18.5英里

  女性身体的力量是惊人的

  人们说,18.5英里会是一个瓶颈,所以我把全部精神集中在下一个里程碑上。第一个是6英里处,下一个是9英里,那里有我的家人们,接下来是马拉松的半程13.1英里,再来是18.5英里,那里是乳腺癌的纪念点(我们为「关爱乳腺癌」慈善组织而跑),最后是26.2英里的终点。我记得当时我想「我的身体艰难地支撑到了现在。女性身体的力量是惊人的。我们甚至没有停下来过一次。我希望我们能够坚强地完成全部比赛。」

  终点线

  为女性而跑

  2015年伦敦马拉松对我来说非常非常重要。我为它训练了一年,然后它就这样结束了,就像史诗一样。我们为了那些不能够在公众场合表达经期的女性而跑,为那些不能参加运动的女性而跑。我们为那些在工作中忍受经济疼痛的朋友们而跑,为那些与乳腺癌抗争着的女性而跑。

  我们像姐妹一样一起跑完了全程,手拉着手冲过终点线。

  直到今天,对自己在跑马拉松时不顾自身感觉而坚持奔跑的行为,我思考了许多。我想到了那股让我激情澎湃、视团体高于个人的力量,想到了目标的设定和执行,想到了痛苦和恐惧,以及自己克服了它们的感觉。更重要的是,我想到了女性主义,想到了身体积极性,想到了用自己的卵巢去践行我们所想要告诉世界的话。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17-4-27 09:41:56 | 显示全部楼层
初来乍到,请多多关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热线:15861712169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爱与玫瑰 ( QQ:564209006 )

GMT+8, 2017-11-21 16:03 , Processed in 0.114876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